为了您更方便的阅读本站最新知识,建议您订阅本站:rss订阅

当前位置:首页>励志人物

宝宝树王怀南:创业十年学会扬长避短

发布时间:2017-04-06 00:01:00来源:励志名言作者:励志名言点击数:

  宝宝树王怀南:创业十年学会扬长避短

  文/朱晓培

  第一次见王怀南,是2014年中。

  当时,宝宝树已经创业7年,但他说,要成为母婴行业的领军者,宝宝树还要再坚持3年。他的理论是,垂直社区网站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初创阶段做产品,中间状态寻找商业模式,最后就是把控行业的格局。只有经历过第三个阶段,才可能成为行业的领军者。而要完成这三个阶段,没有个十年做不到。他认为,当时的宝宝树正在经历第三个阶段。

  那一年,图片社交网站正火,在国外国外Instagram估值达到350亿美元,国内也有Nice,In等。王怀南我觉得照片这个事情还是很多文章可以做,期待上宝宝树会推出一些产品来。

  宝宝树正是从照片分享起家的。2007年,王怀南辞去谷歌中国的高管职位,与邵亦波(现任经纬创投合伙人)等联合创立了宝宝树。

  虽然三个大男人完全不懂母婴商业,但王怀南觉得,既然当时其他母婴网站都没做好,就证明其他网站的经验和策略都是不正确的。他们想到了照片分享。当时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越来越多人开始在QQ空间、网站相册上分享照片。“就是这么简单的照片分享,使我们拥有了第一批用户。”

  从照片分享开始,宝宝树尝试了更多的产品和方向,包括知识问答、米卡盒子,当时的打算是进军母婴电商,母婴电商的风口刚起来,风口之上也出现了各种明星,蜜芽宝贝、贝贝网、辣妈帮。宝宝树一开始是计划与唯品会合作,做母婴特卖。

  三年过去,进入到2017年,也是宝宝树的第十年。

  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宝宝树的电商,最终的合作方变成了聚美优品。2015年7月,聚美优品2.5亿美元投资宝宝树。

  王怀南说,2014年决定进入电商,是一个现在看来也十分明智的决定。但当初准备进入电商的时候,对电商的了解非常少。后来仔细看,发现电商的业务其实是一个技术分工非常细节的东西,最后决定跟聚美合作。因为他们看见,母婴在电商端有一个巨大的现象叫做海淘,中国海淘做的最好的是聚美。

  现在,2月17日,宝宝树又与美国玩具公司美泰宣布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宣布共同进军早教市场。在亚布力论坛上,王怀南更表示,宝宝树的重点将放在大健康和教育上。

  看起来,宝宝树总是在变。

  “商业模式是一个自然变化的过程,这个自然变化如果没有勤奋的思考也不会马上发生。”王怀南说。

  但,既要能及时的改变,又不会在改变中迷失初心,不是容易的事。要做到这一点,关键是保持对的节奏,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对社会和商业的趋势漠不关心。

  以下为两次访谈的总结摘要:

  创业赢是肯定的

  Q:当时怎么想到离开谷歌出来创业呢?

  王怀南:我们就三个创始人,很快就聊通了。

  想要创业,是因为觉得,在中国之内想影响中国的话,你在一个大公司帮别人做一点点事情可能不够,除非那家公司允许你大开大放做好多事情。但谷歌是一家国际公司,无论它中国什么样的状态,它所允许你施展的空间有限。

  Q:选方向的时候,邵亦波是跟你提要选会让你心潮澎湃的行业吗?

  王怀南:做选择就一定得有一些原则。要创业无论是其他的原则是什么,是商业的可能性,还是规模大小等,重要的一条是自己在那个时候对要做的这个事情有相当大的直觉和热情。我今天再看,毫无疑问仍然是创业要选择你自己觉得行业巨大的事情。

  我们的规则里,没有一条是今天这东西很火,或者说投资人很关注。实际上,等到投资人关注这件事情的时候,创业的机会早就过去了。我们就觉得,无论做什么,得做7-10年。今天看也是,不论上不上市,想做到行业领军,得做7-10年。

  Q:谷歌的工作影响到宝宝树的氛围了吗?

  王怀南:一定受到它的影响。谷歌对我们每个走过谷歌的人影响是深远的。这家公司,在它进去的任何国家,都超过了那个国家高科技领域对一家创新公司的了解。今天我说这句话仍然是很空洞的,有的事情你必须在那坐着,你才知道,它的创始人对技术改变世界是多么深远的认识。他那些奇思幻想是怎么样影响着我们今天一步步现实。他曾经认为我们人不需要火箭发射到宇宙中去,做一个梯子一步步爬上去就完了。谷歌跟苹果最大的不同是,他有十几万人,每个人都觉得他能改造世界,而在苹果是那一个人(乔布斯)能改变世界。所以谷歌是十几万团队天天往前走。

  Q:创业的钱是自己出的,还是拿天使投资?

  王怀南:就是我们自己。当时我们觉得,我们不投入自己的钱和时间,是一个不可能长期扎根做下去的。或者说你自己投钱的话,它其实是背水一战的感觉,就你每花的一分钱都是你自己的钱,每分钱都很珍惜。它就有那么一种很奇妙的作用,必须得做。但是等公司发展以后你不可能永远自己执政,因为你的钱已经不够了,第二其实你需要很多的帮助,那些帮助不是自己能拿来的,这时候就需要风险投资。

  Q:三个男人做一个母婴行业的,感觉到瓶颈了吗?

  王怀南:没有,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啊,对这个母婴行业完全是无知也无畏。

  我们的假设反正是,不管他其他母婴网站怎么做,反正大家都是没有做好,既然没有做好,我们就自己想一个角度去切进去。我们当时想的角度也非常有趣,今天想想还是挺有借鉴作用的——照片分享。宝宝树先上线的时候,七年前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照片分享,我们迅速成了最大的家庭照片分享网站。然后才往上加琳琅满目的知识问答。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其实具备了我们的第一批用户。

  Q:有没有一个时候,突然觉得我做这个网站做成了?

  A:我觉得是一个渐变的过程。第一是产品有人用,就不管大不大就是有很多人用,这个感觉上线一两个月之后我就有了。就这件事情看来可做,不易做成,但是可做。然后我们会分析这个用户的留存,你会发现无论基础大还是小,留存率非常之高,这件事情就让我觉得可做。

  第二个阶段我觉得不但可做而且是一个比较大的机会,这件事情做到半年我们就有这个感觉了。就今天倒过来想,大致上我们认为我们已经领先了。2009年的时候,我们觉得我们进入了对得起自己的事业和使命了。

  Q:你对创业有什么感觉可以分享?

  A:我讲一点可能会让很多人吃惊,我觉得创业是一件百分之百胜算的事情,创业赢是肯定的。在中国创业啊,基本上是满地黄金找不到人好好执行的事。随便说一个地方,它都是可以做出大企业,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能做不能做成全是因为团队。而创始人在尤其是创业的初期作为一个团队的灵魂可能担负着这个团队权重的百分之九十,所以超过八成都是创始人带进去的一些基因。如果这个理论成立的话,其实创始人只要三件事情做好了,这件事就成功了:选点不准不关键,因为它遍地是黄金,但是人需要有相当优秀的基本素质;要抱着做十年的信心;十年里资源要充足,资源不充足饿死的明星也有很多,找钱是一种能力,有钱的人信任你才行。

  要扬长避短,连扬长补短都不要做

  Q:你刚刚在开会,有什么可以透露的吗?它会对宝宝树造成哪些影响?

  王怀南:我刚才是跟一家美国公司开长途电话会议(编者注,宝宝树与美国玩具公司美泰的合作),宝宝树一定因为这次合作朝着我们的使命(满足知识、交流、记录和购物四个方面需求)迈进一大步,特别是在大健康和教育。

  Q:为什么把教育和大健康提到一个重要战略上?

  王怀南: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创业做了十年了,在这个时间段我们需要考虑的就不是公司能不能活的问题了,而是这个公司后面十年需要干什么。

  Q:与创业初期相比,今天看待事物会不同?

  王怀南:创业这个游戏,在生存期必须做的东西,和在爆发性成长期必须做的东西有很大的区别,现在我对这个区别有更深的认识,对创业节奏的拿捏也要成熟很多。

  比如,我们创业一开始也想到教育。但十年前我们想做教育,可能是一个不系统的,零星的做法。就单纯想着自己可以马上进入教育领域的跑道做一个运动员。十年后我们做教育,对教育用户的需求和痛点摸得更确切,我们知道老百姓需要优秀的内容、科学的指导、有优秀的品牌来引领、条件更加便捷、价格一定要亲民,但现在,国内的早教与人们希望的还有很大差距。

  我们进赛道也会更多的利用社会资源。十年前我们可能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做一遍。但今天,我们知道用户的需求,知道的强项和弱势,在不足的地方我们希望有合纵连横的可能性。

  Q:多年下来,自然会做到有的放矢?

  王怀南:对,你要扬长避短,扬长补短都不太可能,因为那个补的东西不在我们的基因里,不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并不是说短板就不用去补,而是要更聪明的补充到自己的体系中,把各种我们没有的资源和强项以合作的形式添加进来,这样,事业成熟的速度能够快很多。

  Q:什么时候认识到扬长补短都不做?

  王怀南:如果十年分三个阶段,我想近三年才对自己的长和短有了更客观的认识。前三年,我们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团队,认为我们所进入的行业随处都是可以革命的。确实创业初期没有这种精神是不行的。中间我们变得更加科学、有规模,会进入移动互联网,这是我们的弯道超车的机会。现在,我们认为自己在正面的传统战场上已经积累一定的基础,这时就需要高瞻远瞩的看自己未来的使命和事业。你知道和你不知道自己的弱点,还是很不一样的。有的弱点,在你的后视窗里面根本看不到。当自己的阅历越多,成长越多,经验越多,甚至失败越多时,会对这些东西有更多的感觉,有更多敬畏。自己弱项不要找到机会让它“发扬光大”,你要让别人来帮你,覆盖掉你薄弱的东西。这些东西我在这三年体会很多。

  Q:这个认知过程,踩过哪些坑吗?

  王怀南:每一天你都会看到一些现象,听到一些故事,琢磨一些东西。有些时候不一定你自己踩到一个雷上,但是你会看到别人踩雷。有的时候今天手感不对劲,明天好很多,就是这样一个自我认知的过程。

  就像武功里,你不一定非要跟谁打过一架然后就学习了,一般都是自己在练习。你自己跟自己较劲,自我对抗,自我反思这个地方应该这么做,那个地方我以前这么做,这次如果我再做的话变一个什么阵型更好。到了最后,我想创业跟人生都是一种磨炼,磨到一定程度,十年前没想通的事情今天其实很容易想得通。

  做电商是非常明智的

  Q:现在看宝宝树做电商,算是明智的还是当时切的有点着急?

  王怀南:电商是非常明智的,再让我做一次我也会做这个决定。

  今天,妈妈在线上购物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了,宝宝树要满足用户一个个主流需求,母婴用户购物的需求是不能忽视的。只是我认为,这个需求的满足的前后顺序要调好。如果当年宝宝树就做电商也无可厚非,但是它不会形成一个社区交流的气氛。我们认为社会化的电商,社会在前,电商在后,才能够比较健康的在一个垂直的领域做下去。

  Q:宝宝树楼下有一个daycare(日托中心)。宝宝树创业初期做过daycare,但很快停掉了,现在是打算重新做了吗?

  王怀南:我们九年前就做过这个早教,但后来关掉了,因为很快就认识到这件事情它会是我们创业第一个三年不必要的荷载。当时的宝宝树还没有到那个体量。创业者的精力一定要放在一两个突破点上。我们要管一个线上的宝宝树,又要引流到线下去做早教,这些东西逻辑通,但实事求是,当时我们在人才上,在精力的关注度上不可能做这些事情。这件事情摆在九年前就是错,但摆在今天就是对的。

  Q:现在时机成熟了?

  王怀南:时机两到三年就成熟了,但时机的成熟并不代表你马上要做。实际的成熟不仅是在战略上的成熟,也是在人才上的成熟,如果早早的把一个成熟的战略时机压在一个不成熟的团队上,这个事情就崩盘了。

  我觉得乐视最近遇到的某种恐慌,不光是资本的压力,很大程度上是它的版图扩张没有跟人才或者是团队的成长成正比。一个创始人心中的野心,有很多的局限性,其中一个局限性是资本,另一个是有没有相匹配的人才,有没有优秀的团队做支撑。没有优秀的人才和团队能承载那些事情,在这个时候开工的话这件事情是很吓人的。

  Q:托儿中心也算是一种O2O。

  王怀南:它显然算一种O2O,而且是一种新的零售形式,还是一种新的交流方式,它可以是妈妈和妈妈之间的桥梁,也可以是孩子之间的桥梁。所以它可以被落地,改变家庭教育的生活。

  你想到一件事情的时候,总会上百个人想到

  Q:很多决定看起来,还是卡着这些风口来做的。

  王怀南:你远看会觉得时间点相似,但从内部来看,其实2015年无论别人是否进入电商我都会进军电商。

  “大数理论”(law oflarge numbers),当你想到一件事情的时候,世界上总会有几十个人或者是上百个人想到,假设有10%的人付诸行动,起码有一个人可以把这个事情做到一定规模。所以,我觉得世界上的事情,你远看和近看还不太一样。远看大家的行动集体化,近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

  今天全是共享单车,你去问一问摩拜,它到底受到了竞争对手多少启发,基本没有。战争打起来之后互相之间要较劲,但是之前互相之间是不知道的。你想到一件事情要创业,你敢保证你觉得世界上没人知道,我敢保证世界上一定有几百个人在想你想到的事情。

  Q:去看这些创业公司,你有危机感吗?

  王怀南:我们一直在关注着这些创业公司。前些年,你都会觉得很多创业公司它会弯道超车,但这种小的危机,这种小公司哗一下出现的事情很常见。有些时候你会关注多一点,有时候关注的少一点,但你想过就比没有意识到好很多。

  Q:现在宝宝树有多少人?大头是什么?

  王怀南:一千多人。大头有两个,一个是产品团队,也就是工程师、产品占大头。另外一个是电商团队,电商这个事情其实是一个很耗气力的一个事,即便你没有自己的仓储,没有自己的物流,光是开发,把一个电商运营到品类非常丰富,也得需要几百人。

  Q:我记得2014年,宝宝树在电商方面最开始是和唯品会合作,为什么后面又变成了聚美?

  王怀南:我们准备进入电商的时候,对电商的了解非常少。但仔细看,电商的业务其实是一个技术分工非常细节的东西,所以我们就想怎么样把学习的代价减少一点,把学习的时间缩短一点。那时候我们看过了所有中国电商,最后决定跟聚美合作。因为母婴在电商端有一个巨大的现象叫做海淘,中国海淘做的最好的是聚美,就是这么回事。

  Q:本身也是对趋势认知的过程?。

  王怀南:对。把忙忙碌碌的事情撇开,你会看实质,每家公司有每家公司的绝活,聚美的绝活叫海淘。唯品会是拿外贸出口的尾单,然后管理体系非常精准。我们按照我们阶段的需求,向这些人索取我们需要的帮助。

  Q:您觉得和聚美的合作怎么样?

  王怀南:还很快乐。两个团队不一样,年龄也不一样,范儿也不一样,但把这一层撇开,陈欧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创业人。努力的不可思议,绝对不是一天到晚在社会化的媒体上玩的感觉,他所有的商业目的结合得非常紧。

  Q:你平时信息获取的主要途径是什么?

  王怀南:好问题。任何一个阶段,信息的获取途径在某些程度上决定了人的格局。以前我们自己潜水的时候多,我也不太跟别人交流,觉得这个事情先绘制完再说。最近,我交流的多一些,五花八门的人我都聊,跟复兴郭广昌聊,跟他旗下的各个医疗机构的负责人聊的非常多,和好未来的张邦鑫聊教育也聊的非常多。我觉得要把时间分配给公司今天最棘手事情上,在这件事情上要让你的信息入口或者是角色的参考入口开的比较广一点。

  最近我会说我们是中国家庭的Costco

  Q:你去海外,一般如何介绍宝宝树?

  王怀南:早期,我说我们是母婴版的Face book,他就明白了。它是一个社区,但是加入的都是年轻的家长。最近我会说我们是中国家庭的Costco。Costco雷军也经常提到,它是一个会员俱乐部。我这么向他介绍,他会说你是Costco

  这我没想到,我说是的,我们是中国年轻家庭出口,今天两亿的中国妈妈和父亲以及其他的亲戚朋友,两亿中国人每个月来到这,我们跟阿里一样大,然后我说阿里不一样的地方是他来买东西,来我这儿是获得育儿的各种帮助。你真的可以把宝宝树慢慢想成一个会员制的地方。

  Q:这个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王怀南:也得有一年多的时间。我越来越觉得,宝宝树已经从一个育儿母婴的品牌向一个泛家庭的品牌在走,我也越来越觉得我们承载的东西从单纯的满足用户信息加上交流的需求,向着全方位的满足用户需求在改变。如果说,在来到宝宝树之后你觉得它不是商场,他基本上是卖信息或者是展示优秀的信息,卖产品,推荐服务。但你进来你会说,这里的东西都是我需要的,那就表示我对你的需求的了解程度已经相当精准了。

  Q:如果让你去问Costco问题,你对感兴趣的点在哪里呢?

  王怀南:这家公司有一百亿美元,两百亿美元,三百亿美元到一千亿美元,它每一次是怎样跃上那个最重要的台阶?有什么样实质性的变化?上次估值崩盘到恢复到今天的高成长点,所有的过渡,解决危机是有什么方法解决的?这些我会问的。

  Q:有没有一个人他的回答让你还觉得挺受益的呢?

  王怀南:在一百亿美金这个量级上,每个人的回答都非常宝贵。相对来讲中国人对这个回答还稍微低一点,确实我们有很多人没有考虑多长久的事。

  Q:能具体举个例子吗?

  王怀南:最近宝宝树使用了一家咨询公司。我以前在这种公司(麦肯锡)工作过,所以我谁也不信,也觉得这东西贼贵,但最后我们用了波士顿咨询公司。我问他,你们怎么从GE、杜邦这种一百多年的大公司,也开始接纳互联网的、创业期的小独角兽公司了,因为我们也不可能费很多的费用,你也不太了解我们东西。他的危机是怎么样出现的,他怎么样担心互联网的公司和互联网产生的战略和他无关了?几十年的巨大的优秀咨询平台也是在转型,也在为新经济贡献着力量,改变着他们服务的架构、甚至他报价的架构,我觉得这事有意思。

  Q:他们怎么回答你的?

  王怀南:更加灵活,更加解决方案。他们会连续的追求实施,把它的咨询员派到公司里,像你的员工一样工作。他们也在改变,这是巨大的改变。

  Q:听说你打算去美国开个办公室?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王怀南: 宝宝树在北美最大的希望不是引进人才,不是引进技术,不是窥伺硅谷的动态,我就要把宝宝树开到美国去,我觉得美国的妈妈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美国的妈妈们比中国的妈妈们唯一好的两点就是水是干净的,空气是清洁的,其他的东西都不如中国的妈妈,差的远的不可思议,所以我们得反向侵略一把。我宁愿在美国被美国公司战胜一把。

  那十几年在国外求学工作的经历,对我来说,杀回美国是很自然的事情。

  Q:怎么看待要发生的这场仗的输赢?

  王怀南:输了是没关系,但是为什么要输呢,去了就是赢的。我觉得今天中国互联网没有在海外成功的先例,我们宝宝树为什么不能打破这个零的记录。

  Q:宝宝树投资机构里也有很多著名的投资人,选择投资人这件事情有什么经验吗?

  王怀南:大多数投资人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是给你带来一些钱。对于创业者来说真正有意义的投资人有两类,一类是经过创业而成为投资家,他真的理解创业上大家需要的坑坑坎坎的帮助,可以感同身受。第二种虽然不懂创业但对创业人非常尊重,有足够的耐心和想透了人生,投资完了就静静的在旁观坐。不要再管我,越管越差。如果你找到了好的人,他是不需要管的,如果你没找到好人,管了也是没用的。

  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五年以后中国投资不会像现在这样了,那些没做过创业的投资人不存在了,每一家公司的投资人,起码领军人全是成功过或者是失败过的创业者。

  为什么现在风口一来投资人就涌入,是因为投资人90%都没有做过产业,就是瞎投,小公司跟着大公司投,大公司跟着超牛逼的公司投,超牛逼的公司跟着一两个能够指点未来的人投,指点未来的人自己不知道他为什么能指点未来。

  大多数的钱全部浪费掉了。但是我理解为什么这么做,大多数投资人会想万一不投了,它要是成了怎么办,反而不去想他投了没成怎么办。

  所以,我想好的投资人一定是独立思考,不追风,但是真正对创业保持敬畏的。如果你没创过业没关系,你先把保持敬畏心态的这些人留下,赚钱的人不应该是投资家,一定是创业的人才能成为优秀的投资家。事实上也是,没有听说过哪个人是因为非实业的投资做出中国首富来的。

  苦大仇深的创业者不可能是优秀的

  Q:创业十年,你遇到的最大的难关是什么?

  王怀南:我觉得优秀的人,对问题都会觉得举重若轻的。你15年前问马云,他会说,我有一天差点投河了,但后来他会说,我没有困惑的时候。坦率讲,我还没有经历过真的让我头疼的不可思议的事,也没有绞尽脑汁认为公司要完了的时候。

  Q:没遇到过发不出工资的时候?

  王怀南:有。大概2012年,我们有一轮融资距离发不出工资就一个月了。即便那一次,我当时想发不出工资也挺好,因为大家就都主动辞职了,辞职了以后,我们网站还在,我们十几个人管一个网站,已经是母婴领先的网站,不管我们挣多少钱,反正我们就能盈利了。

  Q:公司的第一个盈利项目是什么?

  王怀南:公司第一次盈利我都忘了。我觉得,苦大仇深的创业者最后都不可能成为优秀的创业人才,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路全是你自己选的。

  Q:如果,今天的你遇见刚创业时的你,有什么话要跟他说吗?

  王怀南:创业这个过程,要享受中间的每一步。如果这会儿想到是七、八年后的情况,不妨想的更长远一点,这是一个15年到20年的周期。(文/朱晓培,微信公众号/商业与生活,ID/zhuxiaopei01)

Tags:

本栏最新